笔趣阁 > 未分类 > 奸佞 > 贤妻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萧家十二娘子容貌最好,自小就养在老太太跟前的。此次进京,无非也是为宁王选妃之事而来。

      “家里一切安好,只是祖母甚是想着您,日日夜夜都在嘴里挂着。自然,还有表兄与表兄等人。想来是许久未见了,是了,这是阿娘命我带来给姑妈您的,这是给徽徽表姊的……阿娘说表姊生得貌美非凡,唯有她穿这料子做得衣裳才好看。这株野参也是特地带来给表姊的,滋补的功效极好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哦?那可要要替我好好谢过舅母了,难为她还记挂着我。”

      那五房的太太如今巴巴地送来这些,无非就是想为自家的小娘子谋个便利。

      可惜啊,白做功夫。

      “不止阿娘的,家里上下无不担心,听闻表姊那会病得厉害,忙命人去寻云游在外的青云道长,不过好在——”

      那娘子还未说完,应冀蓦地冷声道:“什么病不病的,你表姊身子好得很,不过那几日变了天气,受了凉。少见多怪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他生得小山似的高大,又非寻常士族郎君那般肤白瘦挑,板着一张脸如阎罗煞神一般,吓得娇弱的小娘子忙不敢再说,红着眼圈,怯怯地道了句不是。

      孙祁平日里最爱与应冀作对,只今日倒是默契,只因他也看萧氏一族不大顺眼。故而险些笑出声,被谢娴瞧见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  “表妹这是怎么,好似受了天大委屈一般。他本就是个粗人,说不来什么好听话,你勿要同他见识。”

      孙粲不冷不淡地说了句,她性子傲,除了自家兄弟妹妹,其余的亲戚极少有给笑脸,故而那些表亲们也有些怕她。

      小萧氏见着气氛不对,赶忙出声打圆场,谢娴也笑打趣几句,唯恐孙祁再说什么,赶紧示意他闭嘴。

      夜里,孙粲闭着眼想事,那应冀沐浴回来后,也上了榻。

      “还在想那萧家的?”